许嘉重生记事读汪曾祺散文有感-二哈的蘑菇屋

2021年03月09日 | tags | views 62

读汪曾祺散文有感-二哈的蘑菇屋

暑期燥热,得读点文章清清火。
汪老先生的文章可以称得上是众多散文中的一股清流。
中国近现代作家习惯卖弄文笔的不少,最近走朴实无华的文风路线的也不少,可这两类人大多要么是卖弄太过徒有其表,要么是过于平铺直叙以至于失去了内涵。
而汪曾祺先生的文笔,富有生活气息的同时也体现了一种在时间的积淀下具有的阅历;在平淡的人生中寻找趣味,寻求真相的探索精神。
《生活,是很好玩的》,许嘉重生记事这本书是汪老先生的散文选集,虽然只是老先生著作中的一部分但是也足以窥见老先生对生活的态度。
有味系列,老先生介绍了自己一路走来的各种食材,各种菜肴。
我尤为喜欢《葵·薤》这篇文章前半部分由对汉乐府诗《十五从军征》中“采葵持作羹”中葵具体是什么植物的好奇进行若干种猜测与古诗的情境印证,最后从吴其浚《植物名实图考长编》和《植物名实图考》两本书中找到诗中的葵是指冬苋菜,也就是冬葵。本来葵是一种类似于现如今大白菜在中国蔬菜中的重要程度,但是现在也只有南方省份才少有种植,“蔬菜的命运,也和世间的一切事物一样,有其兴盛和衰微,提起来也可叫人生一点感慨”老先生这样说到。后半部分介绍薤,其鳞茎也叫藠头,这也在我们北方不是常见植物了,老先生是南方人,曾将其与自己的同事一起分享,却被对方因对食物惯有的成见而放弃,十分感慨。在文章末他提出希望年轻人积累一些生活知识“草木虫鱼,多是与人的生活密切相关,对于草木虫鱼有兴趣,说明对人也有广泛的兴趣”;同时他还劝大家在可以的情况下什么都要尝尝“许多东西,乍一吃,吃不惯,吃吃,就吃出味儿来了”。这就好比人生,如果可以的话要尽量尝试尽量探索,在不断探索追求的过程中我们才能渐渐开阔视野、积攒阅历,抛开这些不谈,在尝试新鲜事物的过程中我们不也收获到乐趣了吗?
《豆腐》一文也令我印象深刻,老先生将南来北往各个种类的豆腐,一种豆腐的不同烹饪方法都说的既有条理还详实,深入生活易于欣赏。我们一看就觉得:诶,这里面某条某条就是我家做豆腐的方法!如果不仔细看可能会觉得这是一篇诸如豆腐烹饪大赏之类的文章,可仔细看殷祝平,用方言和类比,北上南下东奔西走,基本上全国各地的典型烹饪特征都能看得明明白白,俗话说得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老先生爱好烹饪,将自己万卷书万里路的经验囊括到了小小的文章中,以豆腐为载体写出了自己多年来走南闯北的人生经验,纵横向思维都一概囊括,像是大杂烩但文章的架构却比普通散文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四方食事》一文中讲述了汪老先生自己通过尝试各种食材各种饭菜带来的感想“有些东西,自己尽可不吃,但不要反对旁人吃。不要以为自己不吃的东西,谁吃,就是岂有此理”最后总结道“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南甜北咸东酸西辣”,都去尝尝,对食物如此,对文化也应该这样”老先生对什么事情都有一种兼容并包的态度,无论是从饮食上写作上还是文化上,都能体现的非常好,这一点是我最喜欢的。
其实仔细想来,全国各地区的事物都有它的存在道理。北方因为气候和物力条件,需要足够的咸度来补充盐分,而因为干旱湖水少所以作物也以小麦为主偏重面食;川渝一带常年气候湿润,故此用辛辣的火锅来驱赶身上的湿寒之气......种种习惯总有它存在的道理。
过去在交通不便的年代可能差异会较为明显,但是现在随着交通的发达与农业科技水平的进步,伴随着人口迁移,越来越多的食材与吃法开始东西交汇南北联动。河南大概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一条大街上,川菜杭帮菜西北菜都有,其中夹着几家粤菜馆,偶尔还有西餐厅日料馆;在饮食吃法上,从新疆引进的大盘鸡经过改良口味,再放入烩面成为了郑州人心中独特的味觉密码,下火锅加入烩面在外省是吃不到的,出了河南还会越来越想。当然也不只是烩面,小时候吃的包子口味也就那么几种,可是现在也变得五花八门起来了,出了省似乎面也不是那种熟悉的面;河南的胡辣汤在陕西就是另一个味道;著名豫菜黄河大鲤鱼在这么多年以来味道不断改进想必也是和交通枢纽的位置有关。
其实文化大概也是这样的,接受差异互相促进也是随着人口往来交汇的经典命题。不是经常有一种说法是,北方人的大气与外向在南方人眼里就偏于野蛮粗豪,而南方人的精致婉约对北方人来说也有些小家子气。可实际上随着接受与了解,大气的南方人不少,而他们的精致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追求细节的北方人很多,有一说一的性格也更有益于感情的交流。
其实哪有什么好与坏,只不过是想法不同罢了,见得多了你会发现差异也可以很可爱,不同更是能创造惊喜,甚至于你爱上一个城市,你也会接受它的缺点并拥抱它。
这就是我对于汪老先生写的有味系列的一些感想,可以说是从口舌之欲引申到了中国人对食材、对菜肴的特殊情感,从物质升华到了精神。老先生是我最喜欢的一位作家,我非常喜欢他看似平淡的文字中流淌的那一抹悠闲,像是记忆中古老的歌曲,巷弄里传来的咿咿呀呀的戏剧。散文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在讲故事后讲述的道理看似是普通的总结归纳但又令人毫不反感,我觉得他的文章是将这一点体现的最好的。
不可否认我有一件事反复说来凑字数的嫌疑...但是实在是,懒啊...
封面图是《罗曼蒂克消亡史》里面特别get到我的点的一句话。
能读到这里的都是真爱。